解放戰爭的勝利與反對形式主義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朱冬生 史延勝 時間:2019-08-08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解放戰爭的勝利與反對形式主義

2019年5月,在“慶祝上海解放70周年主題拍攝活動”啟動儀式上,親歷解放戰爭的老兵向大家敬禮。李寶洋攝/光明圖片

原編者按

今年8月1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紀念日。92年的崢嶸歲月,人民軍隊一路披荊斬棘,為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國家富強立下了赫赫功勛。92年來,人民軍隊形成了一整套建軍治軍原則,發展了人民戰爭的戰略戰術,培育了特有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這里,推出一篇反映解放戰爭時期我軍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文章,以期對當下提供一些有益的啟迪。

人民軍隊由小到大,由弱到強,取勝之道良多,實事求是、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居首。建軍之初,毛澤東主席就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深惡痛絕。古田會議之后,紅四軍的一些部隊在外線作戰中取得一些勝利。形勢一旦向好,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就有所抬頭,一些同志不切實際地盲目輕敵,甚至對即將到來的國民黨金漢鼎部的“會剿”也不以為然。貼標語、喊口號、開大會、表決心等一系列的形式主義動作,耽誤了應有的戰斗準備,致使“進剿”之敵輕易得手,金漢鼎直逼古田。朱德接報之后,立即“圍魏救趙”,率部猛攻金漢鼎的老巢廣昌,金漢鼎慌忙收兵回援廣昌。毛澤東借機率二縱跳出包圍圈,北上清流、歸化。形式主義害死人,這一革命進程中的曲折,給毛澤東留下了永遠的記憶。自此,我黨我軍始終把反對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作為作風建設的主要內容。

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是革命隊伍里的癰疽,主要表現為:講空話、喊口號,不抓落實;重形象、圖虛名、急功近利;不誠懇、搞虛假、欺上瞞下;拍腦袋、拍胸脯、脫離實際;不擔當、不負責、為官不為;愛擺譜、官氣足、機械教條。人心向背看作風,習近平主席指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同我們黨的性質、宗旨和優良作風格格不入,是我們黨的大敵,人民的大敵。

解放戰爭時期,人民軍隊堅持實事求是,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因而取得了輝煌的勝利,其生動實踐對于我們今天戰勝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推動各項工作發展仍具有深刻啟示。

1、“學習王云才,替群眾管家”

1947年上半年,解放戰爭進入戰略決戰階段,毛主席、黨中央撤出延安。西北人民與黨中央、毛主席、八路軍、解放軍相處10多年,感情很深。敵軍到了安塞時,就有群眾埋怨說:“為什么不替我們擋一擋啊!”愛民模范王云才聽到后就耐心向群眾解釋,我們撤出延安是為了讓敵人背上包袱,將來消滅他們。他還動員群眾堅壁清野,帶領戰士們幫助群眾掩埋東西。只要部隊住進敵人走過的村莊,看到被敵人禍害得一片狼藉的情形,王云才都非常心疼,他便力所能及地幫助整理歸攏,并勸阻其他亂翻亂拿東西的戰士。為此,他專門召開班務會,對大家說:“在老鄉不在家的時候,我們應該替他們保管好財物。”他和全班同志一起,制定了一份替群眾管家的愛民公約。王云才帶領全班嚴格執行愛民公約,對不太理解的戰士他耐心教育:“我們有困難,應該自己努力克服,不能去拿群眾的東西,因為我們是人民的隊伍啊。”

旅政委余秋里得知王云才的事跡后,明確指出,做群眾工作,是個實實在在的具體工作。任何形式主義的花架子,人民群眾都是不會認可的。為此,他決定在全旅開展“學習王云才,替群眾管家”運動,把愛護老百姓家中的大小事物,當成人民子弟兵的責任和義務。這個活動也得到了張宗遜、彭德懷、習仲勛等縱隊及野戰軍首長的充分肯定,并在整個部隊進行宣傳和推廣。全體指戰員都自覺把群眾的家當作自己的家,戰斗間隙幫助群眾修房壘墻,打掃衛生,還省下口糧接濟群眾渡難關。

王云才“替群眾管家”做的是一些小事,部隊各級黨委不搞形式主義的面子工程,而是扎扎實實地推廣這個活動,換來的不僅是人民群眾的高度贊譽,而且極大地調動了西北地區人民群眾擁軍支前的積極性。據不完全統計,僅1947年,邊區人民群眾參加擔架運輸,做鞋洗衣,帶路送信,救護傷員,站崗放哨等任務,就先后出動了218萬多人次支前和支援作戰,籌措糧食120余萬擔,柴草6000多萬公斤,動員了4.2萬名青年參軍。彭德懷曾感慨地說,沒有陜北人民群眾的支援,沒有我軍干部戰士的前赴后繼,我們怎么能打敗23萬強敵呢?習仲勛也曾動情地說,人心向背是戰爭勝負的決定因素,有邊區人民的竭誠至親地擁護我軍,無私無畏地支援我軍,必然使敵陷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而遭到滅亡。

2、臨汾戰役中的“快板小傳單”

脫離實際是形式主義的主要表現,如果在工作中缺乏實際針對性,在指導上和方法上必然是假大空。宣傳干事畢革飛在臨汾戰役中創造的“快板小傳單”,不搞形式主義,有針對性地反眏戰士的真實心理,受到廣大干部戰士的喜愛。

臨汾攻堅戰自1948年3月7日起至5月17日結束,歷時兩個多月。為了改變前線戰壕內戰士們單調的生活,部隊便在戰斗間隙組織開展了一些戰士喜聞樂見的文化娛樂活動。其中,畢革飛的快板書最受戰士們的歡迎。畢革飛本就擅長用民間快板表現戰士們的戰斗生活。這次在臨汾前線,他的快板詩,更是派上了大用場。臨汾攻堅戰司令員徐向前用的是坑道戰術,臨汾城四周全是人民解放軍挖的坑道。坑道迫近城池,距敵很近,而且坑道狹窄,沒法表演。在這種情況下,畢革飛就和戰友們想出了一個好辦法:撒傳單。就是把快板詩寫在小傳單上,傳送到前沿坑道里,供戰士們傳看。快板詩發展成為“戰壕傳單”,這是解放戰爭期間華北戰場的獨創。

畢革飛的快板詩,是與戰士們經歷的戰斗聯系在一起的。他以快板詩通俗易懂靈活生動的形式,介紹一些臨汾攻堅戰具體的作戰方法、作戰手段,這樣的傳單在戰士們中間傳遞交流,已經不是簡單的宣傳鼓動的效應,對作戰勝利也起到了組織引領作用。針對敵人投擲的黃磷彈,傳單上的快板詩寫道:“照明彈,沒啥用,外面是個洋鐵桶。不爆炸,不傷人,專為夜間來照明。沒落地,不要動,趁著明亮看地形。等它熄滅了,趕快就前進。”“小傳單”幫助前線的戰士們解除了對黃磷彈的顧慮。當部隊要采取坑道爆破去摧毀敵人堡壘時,戰壕傳單上就寫道:“咱們有飛機,光叫敵人坐,不在天上飛,鉆在地底下。步兵修跑道,工兵把機駕,敵人一坐上,全都美死啦。”前線的指戰員們都說:“小傳單又順嘴又好懂,又好記還能用。”

當有的同志提出把這個宣傳活動,作為政治工作的一個基本做法寫到相關文件里,并成為政治工作的一種固定形式永遠搞下去時,徐向前堅決不同意,他認為這個宣傳鼓動方式只適合這次戰役,如果不分場合地固定推廣,那是形式主義的東西,對戰爭的勝利一點用處都沒有。臨汾戰役前線發明的這種戰壕傳單,來之于戰士,又用生動活潑的形式反哺給戰士。寫他們,說他們,小傳單成了戰士的知心朋友。

3、“貓耳洞”和“飛行炸藥包”

現在步兵訓練教材內和在野外訓練中,常有修筑“貓耳洞”的訓練項目,但貓耳洞的由來就沒有多少人知道了。貓耳洞,是1948年初由華野十縱二十九師發明的,時任師長為肖鋒。蘇北平原秋冬季節枯水,部隊無論是進攻、防御,還是行軍,晚間宿營既無民居,也無帳蓬,常露宿田間地頭。掘穴而居,貓耳洞就此產生。既可防寒,也可防空、防突襲。

戰爭年代,我軍的武器裝備有一部分是自己制造的,當時有大大小小的兵工廠近千個;有一部分是來自戰場的繳獲;缺口部分由各部隊自己解決。在武器裝備極端緊缺的情況下,發動干部戰士土法上馬,制造、創造是主要手段。1948年8月,肖鋒參加了華野在曲阜召開的軍事會議,會議明確指出,我軍已進入戰略大反攻階段,過去習慣的山地戰、運動戰,仍然非常有效,但成功的經驗不及時創新改造,就將成為形式主義。我們要不斷適應陣地戰和城市攻堅戰的特點,各級指揮員要多動腦子,多搞一些發明創造。曲阜軍事會議給肖鋒以很大的啟發,他找來全師有名的“爆破大王”營長趙明奎,叫他設法研制出一種叫“飛行炸藥包”的既簡便又殺傷力大的武器。趙明奎和師里的研制小組一起苦苦摸索研究,經過上百次的實驗,終于成功研制出新式武器“飛行炸藥包”。不久,華野首長還專程到二十九師來檢驗“飛行炸藥包”的實戰表現。檢驗的時候,在開闊地里做了3個100米遠、3個500米遠的碉堡,最后用拋射彈將15公斤重的炸藥包向目標射去。幾聲巨響后,6個碉堡眨眼間蕩然無存。華野首長高興地對肖鋒說:“這是一項很好的武器創新,目前在我軍重型大炮缺乏的情況下,攻城、打坦克很適用!”

“飛行炸藥包”簡單易造,很快在華野推廣,在以后的濟南戰役與淮海戰役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華野十縱二十九師創新創造的成功經驗告訴我們,無論在什么樣的年代,都需要適應新情況,解決新問題,反對一成不變的形式主義和不切實際的官僚主義。

4、一個副團長端掉敵人一個兵團指揮部

形式主義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不擔當,為官不為。在東北野戰軍主力南下圍殲“西進兵團”的戰斗中,一個副團長率一個營,端掉了敵人一個兵團指揮部。正是由于他的敢于負責精神,加速了敵“西進兵團”的崩潰,對整個戰役的勝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1948年10月19日,東野以9個縱隊的兵力把廖耀湘部12萬人包圍在遼西胡家窩棚及周圍丘陵地帶。26日拂曉,第三縱隊部分部隊到達胡家窩棚以西地區向敵發起攻擊,七師二十一團副團長徐銳率前衛三營追擊潰敵,在胡家窩棚西北約1公里的小四間房村,發現燈火閃亮,有不少汽車發動機聲和騾馬嘶叫聲。偵察員報告:“村子里有許多電話線,村口哨兵很多,還有不少敵軍官,一定是敵指揮部。”這該怎么辦?徐銳此時有些犯難。打,以一個營的兵力有些冒險,而友鄰部隊這時都還沒有靠上來;不打,放過這個機會又覺得可惜。猶豫片刻之后,他還是決定打。徐銳遂下令向村子發動攻擊。八連二排在村東抓獲一大卡車敵軍官之后,繼續孤軍深入,又奪得敵一個榴彈炮陣地,俘敵副軍長以下100余人,繳獲20多門榴彈炮。這一下動靜大了,敵人立即實施反擊。徐銳率領的三營被敵人壓制在村西一塊開闊地。危急之時,三縱炮營一連趕到,十九團一營、二十團三營九連、二十五團一營聽見槍炮聲,先后靠攏過來,對村子形成包圍,村中之敵亂作一團。徐銳立即帶領三營發起沖鋒,攻入村內,敵人惶恐之間紛紛舉手投降。

徐銳一審問俘虜,才知道自己打掉的是廖耀湘的兵團指揮部和新六軍軍部,抓獲的500多名俘虜,職務最高的是敵中將參議,可惜主將廖耀湘、李濤跑掉了。這令徐銳和三營營長都吃驚不小,趕緊向師長報告。師長在驚奇之余,更是有說不出來的高興,連說徐銳立了大功。徐銳的這個決定帶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卻生動地體現了他敢于擔當、敢于負責的精神。

5、天津戰役流水成冰變通途

反對形式主義和摒棄官僚主義,不是口號,是行動,是生動的革命實踐。劉亞樓每戰必到前線抵近偵察,以增強作戰決策的科學性。天津戰役期間,為了進一步核實敵人的防御能力,一天深夜,劉亞樓帶了趙長青等幾個警衛員到一線抵近偵察。突然敵人一個搜索隊在暗夜里出現了。敵搜索隊用手電筒四處盲目地晃動著,余光掃過劉亞樓等一行人。因為距離較遠,模模糊糊看不清,敵人邊拉槍栓邊大聲吆喝:“什么人?”急中生智的劉亞樓以“惱怒”的口氣回應:“混蛋,大聲嚷什么,別讓共軍聽見了。”就在對方被罵得暈頭轉向時,劉亞樓一行給了敵人一陣猛烈的射擊,隨即趁夜幕溜之大吉。

攻取天津需要克服的難題太多,開戰之初首要解決的就是天津城防四周護城河的水患。國民黨天津最高軍事長官陳長捷把護城河當成天津守衛的天然屏障,冬天不讓護城河結冰,這當然成了攻城部隊的大障礙。為了解決水患問題,劉亞樓親自到實地觀察水流情況,冒著刺骨的寒風在野外反復查看水流的來源和走向。他走遍了天津城周圍的河水溝汊,尋訪了許多群眾,但始終找不到問題的癥結。一天,他忽然想起,如果溯流而上,或許能找到原因。他立即同一縱二師師長賀東生驅車數十里,來到津南的獨流鎮。從當地一位老鄉口中得知,馬廠附近有一道水閘,去年國民黨軍隊關死了閘門,使減河水經南運河流入護城河,再由護城河流入海河東泄入海,活水自然結不成冰。了解到這一情況,劉亞樓立即對賀東生師長說:“馬上派部隊,打開減河水閘,引南運河水倒流入減河。”一夜之間,由于水源切斷,活水變死水,天津的護城河上便結上了厚厚的冰層。陳長捷苦心經營的天然屏障就此打破。

6、為俘虜有飯吃,拉糧無罪

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僵化保守、機械教條,使本來可以解決的小問題,因為不作為,而成為大問題。1949年5月23日,上海戰役結束后,團參謀長李中元率部負責在上海江灣機場倉庫看押四萬多名國民黨俘虜兵。四萬俘虜兵是個什么概念?如果以常規部隊體制類比,相當于一個軍。面對這么一個龐大的俘虜群,這個團參謀長碰到的最大難題不是打架、斗毆、騷亂,而是沒糧食,俘虜兵吃不上飯。剛剛解放的上海,糧食奇缺。李中元多次向師里、軍里請示,答案全都一樣,沒答案,無下文。俘虜們餓了,他們嚷著要吃飯,到了第五天堅持不住了,整個倉庫開始騷動起來。情急之下,李中元問俘虜:“上海哪里有糧食?”俘虜們“哄”地嚷了起來,爭相報告自己知道的地點。李中元立即從俘虜中選出一百多名司機,開上汽車,帶上五百多人,并派干部帶領去市里拉糧食。

糧食拉到了,俘虜們的情緒穩定了下來。第二天早飯后,師部來電話,說陳毅司令員要親自找李中元談話。聽到這個消息,李中元既興奮,也納悶。到了上海市政府,陳老總問他:“你是李中元?”李中元答:“是!”陳老總又問:“你違反規定,違反紀律了,你知道嗎?”李中元不由得愣住了,還沒等他說什么,陳老總又說:“你組織俘虜去拉糧食了,而且拉得很多,有這事吧?”李中元這才明白了,為俘虜拉糧食無功反成過了,李中元大聲答道:“有!”陳老總又問:“你這是違反紀律了吧?”李中元爭辯說:“我沒違反!”陳老總說:“你說說看,你怎么沒違反。”李中元說:“共產黨講俘虜政策,我軍剛解放上海,如果一下子餓死幾萬俘虜,會帶來多壞的影響?再說,糧食是我們打了借條才拉來的。”陳老總聽后開懷大笑起來。李中元從笑聲中感到陳老總對他的支持和鼓勵。陳老總高興地說:“你說的情況基本屬實,為解決俘虜的吃飯問題,你拉糧無罪。你做得對,不過今后遇事要及時請示喲!”事后李中元才知道,軍里知道他拉糧的事,有些領導要處分他,也有些領導不同意,情況反映到陳毅司令員那兒,陳老總決定親手處置這一棘手的難題。

7、把火炮推到敵人鼻子底下打

1949年7月,經扶眉、隴東戰役后,吳志遠任團長的炮兵團奉命支援六十三軍一八九師殲滅竇家山之敵。守敵是國民黨一○○師和馬步芳的警衛團。工事堅固,布防嚴密,居高臨下,易守難攻。團長吳志遠決定把火炮推到敵人鼻子底下打。這一決策無疑是違反炮兵教程和常規戰法的,炮兵指揮所的決心難下。吳志遠告訴大家,作戰的最高原則是消滅敵人、保存自己。一切與之不適應的都只能是形式主義、教條主義。只要火炮上山,有了首輪火炮打擊命中系數的百分比,我炮兵團確保步兵攻擊的戰斗目標就達成了。大家聽到團長這一深謀遠慮的解釋,一下子情緒高漲。全團干部戰士決心一定要集中優勢火力,精確打擊,為突擊部隊撕開進攻的口子。進入陣地之后,英勇的干部戰士冒著敵人的炮火,馬拉、人推、肩扛,硬是把幾十門大炮推到離敵人前沿陣地只有四五百米的距離內,真正戳到了敵人的鼻子底下了。

7月25日10時20分,兵團指揮部一聲號令,炮兵的火力急襲開始了。幾十門大炮,齊聲怒吼,發發炮彈劃破長空,狠狠地傾瀉在敵人的前沿陣地上。僅僅30分鐘的火力急襲,就把敵人的前沿陣地打得七零八落,工事和火力點大都被摧毀,主陣地前的兩條通路打開了。主攻團三連,僅用幾分鐘的時間就突破了敵人的前沿。在縱深戰斗中,步兵沖到哪里,炮火就支援到哪里,聯絡的紅旗指到哪里,炮彈就落到哪里。一陣陣的破壞射擊,摧毀了敵人一層層工事,一次次的炮火攔阻,打退了敵人一批批的反撲。12時30分,勝利的紅旗插上了竇家山主峰。

8、從數浪花中把握射擊時機

三五二團的侯志誠,參加過遼沈戰役和平津戰役,沒想到一步步向南走,要打海南島。他既暈船,又不會游泳,更不會在海上據槍瞄準射擊。不過他有一股天生不服輸的勁頭,在全軍大海訓中,他學會了游泳,克服了暈船。海上波濤洶涌,在船上把握射擊時機很難。侯志誠針對這個問題苦苦鉆研,盯著海浪做文章。他從早到晚都蹲在船頭上用心看浪。侯志誠發現,當船頭把浪頭分開,浪花順著船底流過去的時候船就會穩一會兒。他認為應該抓住這個時機進行射擊。可怎么計算這個時間呢?他默默地在心里概略地計算著,一、二、三、四地數,先看一個海浪從船頭流到船尾一共有幾個數,再看浪花順船底流過去幾個數,幾個數穩定,幾個數不穩定,這樣就基本計算出了穩定與不穩定的時間差,此時據槍射擊,目標基本命中。侯志誠把這個辦法教會了班里的同志,班長教會了連長,連長教會了全連。隨后從營里一直到軍里,都進行了全面推廣。在這個基礎上,使用各種重型武器,如機槍、火炮等的戰士都掌握了這個要領。

海南戰役的軍事總指揮韓先楚知道,打仗是要流血犧牲的,來不得半點的弄虛作假和形式主義。四十軍大部分戰士都是北方兵,解放海南島,必須克服兩大障礙,一是不會游泳,二是暈船。他規定,克服不了這兩個障礙的,不管是干部還是戰士,一律不準參戰。誰弄虛作假,誰搞形式主義,撤誰的職。這一招真管用,海南島戰役的國民黨軍,就是被這樣一支人民軍隊打敗了。

(作者:朱冬生 史延勝,分別系解放軍出版社原社長、陸軍步兵學院石家莊校區副教授)

本文鏈接:http://www.feadyq.live/html/history/info_33142.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中央發聲:修例事件已變質,"顏色革命"特征明顯

中央發聲:修例事件已變質,
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動中,一些人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包圍和沖[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五子棋规划怎么讲